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育儿

蔓蔓青颜

时间:2019-06-25 17:38:1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飞鹰回来时,沈涵秋已经可以若无其事的笑了。“听绿儿说,你今天气色不佳,怎么了?”“你看我像是气色不佳的样子吗?”反问一句,沈涵秋佯作漫不经心的说:“还不是在想怎么给你老祖宗炼制法器。”“辛苦你了。”“也没什么辛苦的,就是一直没有什么好的想法。唔,我想闭关一段时间。”“好啊,我陪你。”“得,你陪,谁还有心思闭关?”沈涵秋娇嗔一声,她再试探道:“我想回瓷城,也许在那里,能找到灵感。”“不行。”飞鹰断然否定。可能是觉得语气太过僵硬,他又放柔了声调说:“我可不想让你去那么远的地方。要回娘家,等两国正式恢复邦交了,我陪你回去。”明明知道飞鹰另有所图,沈涵秋仍抑制不住高兴,傻乎乎的问:“你真的舍不得我离开?”“天地良心。”“那我就不去那么远,就在学院内找个地方闭关。不过,我出关之前,你不要去找我。还有,把劳伦老头弄到玄风学院,他制的药剂,经过调合凝炼,效果也许会很好。”“不错,你炼过两枚药丸,让一名术士直接进入了术师的境界。”飞鹰终于相信沈涵秋闭关是为了要替老祖宗想办法提升实力,自然是满口答应。让劳伦老头来玄风学院,以及在学院内给沈涵秋找一个闭关之所,飞鹰全都拜托给了玄成子,并言明她是在替老祖宗炼药。玄成子当然不会推托,而且当天就在自己的术师塔之侧,给沈涵秋腾了一所术师塔,并且调派了自己的亲信在四周守护,沈涵秋的饮食,则是她的堂兄们送。劳伦老头很快就来了。每隔一周,玄成子会从术师塔取走一些气味不同的丹药,那是沈涵秋跟劳伦老头的合作成果。初,丹药都被喂了试验的猫狗,后来试验者成了人类自愿者,看到低阶的术者与武者吃了丹药后,实力突飞猛进,连玄成子自己都动心了,也尝试着服用了据沈涵秋保证无害的丹药,然后就服药上瘾,让沈涵秋见面就笑:“瘾君子到了。”“厚道点!丫头,虽然已经是行将就木老家伙,希望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也无可厚非。”“做贼心虚了吧!我又没说什么,您就解释老长一串。”“不知所云!希望你的孩子生出来,不像你这丫头这么坏。”“再说我坏话,就不给药您了!”沈涵秋恫吓道。只是她说就说吧,偏还跺脚,本来离临盆的日子还有近一个月,这一跺脚竟然让产期提前了,把术师塔内的人都慌成了一团。孩子生下来的当天晚上,就让玄成子秘密送了出去,由德黑隆圣师带在身边抚养。由于体形本来就臃肿,生完孩子,沈涵秋的身材也没太大变化,加上又没有催奶,没有奶水,所以,就算是飞鹰,也只是稍觉有异,却做梦也想不到她刚生了孩子。在术师塔的****夜夜里,沈涵秋想念飞鹰之余,也对他诸多抱怨。一旦回到他身边,所有的怨念都不翼而飞了。她当然也是做梦都想不到飞鹰暗地里的安排。沉浸在虚假的快乐中,沈涵秋努力延长着自己的幸福时光。她也知道,好景不长,但是,却没想到来得如此之快。“我为什么要去术师塔住?”“听话,再进闭几天关,炼几颗效力更强的丹药。”“天啦!真怀疑你是不是飞鹰,‘闭几天关,炼几颗效力更强的丹药’,这话弱智的话是你说的么?”沈涵秋终于发火了。心中不能言说的委屈与创痛,让她的心理承受能力也变差了。曾以为,知道了飞鹰只是看中了自己的利用价值,还是可以装作不知道的,但这一刻,她知道自己办不到。悲愤的看着飞鹰,沈涵秋大声指责:“我对于你的价值,在以前,就是提供花木精神,助你修炼。现在,则多一凝炼药剂成丹,助你家老祖宗或者别的阿猫阿狗修炼,对吗?”温驯无比的小猫忽然变成老虎,飞鹰有些吃惊。镇定下来之后,他冷冷的说:“是,我就是弱智。我以为,你会愿意为我做任何事情。”本来觉得自己理直气壮的,可为何,看到飞鹰的冷脸,却那般心慌意乱。连自己为他生过孩子的事情都不敢提,还要低声下气的道歉,告诉他自己真的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情。这样的自己,还是沈涵秋吗?一边质疑着自己的言行,一边却乖乖的住进了术师塔。沈涵秋甚至没发现,看守术师塔的人不是以前的人了,玄成子甚至都没有露过面。劳伦老头埋头炼制药剂,沈涵秋每天除了看塔外的风景,就是跟来送饭的堂兄们聊天,日子过得无趣透了。伊尔瑟对炼制药剂有兴趣,所以他时常留宿术师塔。算是无巧不成,就在针对沈涵秋的毒谋开始实施的当晚,送饭并留宿术师塔的伊尔瑟变成了露丝。这个调皮的丫头软磨硬泡,终于让父亲奥托答应让她来探望表姐。她是想给表姐一个惊喜,所以坚持要乔妆改扮,假扮伊尔瑟跟菲利普一块儿进了术师塔。菲利普走了,她留了下来。沈涵秋看到露丝自然高兴。露丝睡着后,她却兴奋得难以入眠,便悄然起身到底层去给堂妹和伯父们烧瓷制武器。暗夜无星,一团人形黑影飞进术师塔,进入沈涵秋平日睡觉的房间。那团人形黑影点燃了焚情香,听着床上传来女人的呻吟声,他默不作声的扑上了床。悄悄的走了,一如他悄悄的来。留下的,是露丝失去灵魂的躯体。沈涵秋对楼上发生的事一无所知,直到伊尔瑟来拍底层大厅的门,拍得震天响。熬了整个通宵的她,拉开门抱怨:“伊尔瑟哥哥,幸亏这门结实,不然都让你给拍烂了!”伊尔瑟焦灼的问:“露丝怎么了?”“她怎么了?”沈涵秋心往下一沉,身形一晃,将伊尔瑟甩在后面,一阵烟似的往上冲。露丝躺在床上,一幅恬然入睡的样子,却是任人喊叫拍打都没有反应。劳伦老头和请来的医、术名家,都束手无策,没有能说得出所以然来,一致认为她是中了邪。露丝被送回家,伊尔瑟他们三个一起送回去的,家里人也接受了露丝中邪的这个说法。只有沈涵秋猜到了部分事实,心中内疚却无法言说。沈涵秋发现露丝下身的血污,可这说出来除了能知道她是被人所害,徒自毁了她的名声,对她一点帮助也没有,所以沈涵秋将这个秘密埋在了心底,连露丝的亲哥哥伊尔瑟都没有说。“露丝的样子很像是被人施了噬魂术,这原本是用来对付我的吗?”沈涵秋抱膝坐在床角,暗自垂泪。“是巧合,还是他终于要对我动手了?”在感情上,她是倾向于相信前者,但理智上,她认为第二种可能性更大。噬魂术这个词,是博学的玄成子院长嘴里说出来的。据说,血十月事件时期,大部分遭清洗的强者都是先受到噬魂术的攻击,丧失战斗力,才被杀死的。露丝被送走后的第二天,沈涵秋去找玄成子,得知他已自请卸任院长一职,离开玄风学院了。嗅到事有蹊跷,她不敢追问玄成子的去向,捺下焦虑不安的心,回了术师塔。如同那扑火飞蛾,明知道危险,却不由自主的朝着那个美丽的陷井里扑去。飞鹰派人来术师塔接沈涵秋回家,她什么也没问,就跟着回去了。不再放心大胆的在飞鹰身边睡着。任何时候,飞鹰醒时,都会看到沈涵秋睁着忧郁的眼睛,透过自己望着遥远的某处。除了食欲还是一样的好,沈涵秋性情大变。她很少说话,很少笑,身上那种离群索居的意味越来越明显。她变成了一个好学员。当然,这个好是相较她以前的言行举止来的。她不再跟教官顶撞,也没有在课堂上睡过觉,更不跷课,尽管考试她交了白卷,但教官们还是认为她基本上算是一个好学生了。没有一位教官认为交了白卷的沈涵秋,是因为做不出答卷。就连秋水仙和玄漠,也是如此。所有人都认为。她是因为题目太简单,不屑作答。而她的白卷上,无一例外都给个“合格”的评语。好在试卷的批阅只需要给出“、合格、不合格”的评语,而不是逐题打分,不然这么干净的白卷,教官们还真是不好打分。“交了白卷的合格学员。”沈涵秋拿到年终考评册后,怪笑连连。以庆祝为名,她拉着三位堂兄去喝酒。刚踏上酒楼上一层台阶,伊尔瑟手指着对街说:“是那个买药的女人。”那个女人是红儿,让飞鹰打发回老家去了。她从药店出来,拎着一包药,回了而今改名为桃林香苑的宅子。她走的是后门,进的是厨房。厨房里的人见她进去,都毕恭毕敬的迎过来,聆听她的训示。“好威风啊,红儿。”沈涵秋现身厨房门口,脸上既无吃惊的神色,也没有丝毫愤怒的表情,有的是深重的无奈。到了该揭盖子的时候了,不是吗?被堵在厨房里的红儿故作惊惶,伏地连连叩头。“算了,你不用白白浪费表情了。”沈涵秋有着很深重的疲惫感,整个人无精打采的。红儿惶然道:“少夫人开恩。”“开恩让你继续熬打胎的药给我喝么?”沈涵秋不紧不慢的说着。她看到匆匆赶来的飞鹰,心里着实痛得厉害。器宇轩昂的飞鹰进门来,声色俱厉的喝道:“红儿,你为何还在府中!”“少爷,对不起,奴婢实在不愿意看到这个女人怀上您的孩子!”红儿依旧跪着,神情已变,无比痴迷的望着飞鹰,“您是那天空光芒万丈的太阳,这个丑陋卑贱的女人配不上您!”“闭嘴!”“够了,别惺惺作态了。这种蹩脚的戏演起来,丢你的脸。飞鹰。”沈涵秋倦怠已极的摆摆手,语气坚决的说:“我既然来了,就表示不准备继续装聋作哑了,这个女人,得死。”飞鹰咬牙道:“红儿,你知道该怎么做吧。”“红儿知罪,红儿不会让少爷为难。”跪伏在地的红儿给飞鹰叩了三个响头后,爬起来,抓过菜案上的尖刀,对准自己的胸口用力插下。“抬出去,给她副薄棺。”飞鹰面无表情的吩咐一声,再对沈涵秋说:“满意了吧,可以走了吗?”“对于一个很可能随时会复活的女人,我觉得火化是稳妥的办法。”沈涵秋双手连扬,一串暗红色光芒飞出,在罩住红儿尸体的瞬间,化为火舌。“住手!”飞鹰劈出一道强劲的掌风,扬起的却是红儿尸化的灰。“她已经自尽了!”他激动的大吼。“雾海女妖玩自杀,其中几分真,几分假,你我心知肚明。”“你知道雾海女妖在梦兰沼泽毒发身亡。”飞鹰意识到这话中的破绽,忙又闭上嘴。“她在梦兰沼泽毒发身亡,就算你知道,就算你没来得及为她收尸,但你怎么肯定我知道呢?飞鹰,你变了,会耍阴谋诡计了。但是,也变笨了。你不该让她出现在我的视线之中的。”失望的看着飞鹰,沈涵秋幽幽的说:“时至今日,我也没什么可说的了。我们分手吧。”“你想一走了之可不行。”飞鹰扣住沈涵秋的腕脉,霸气十足的说:“做了我飞鹰的女人,除非是死,不然别想离开。”“你确信有能力留得下我?”“你舍得对我下杀手?”“你不仅会耍阴谋诡计,还会耍赖了。”沈涵秋好生无奈,也好生失望。这不是她念念不忘的花刀浪子花鹰,此鹰非彼鹰啊!看到沈涵秋去意坚决,飞鹰笃定的说:“霍希斯家族的领地,不是弱水宫,没有弱水渊那样的天然屏障,双头狮子军团的驻地也不是弱水宫那个杀手组织基地。沈涵秋现在是桃林瓷妖,不是弱水宫宫主。沈涵秋依然很强大,但是有了软肋,已经不能随心所欲。”“看样子,你想起了前世的很多事情。”“想起了一点点,却足够让我明白你的性格。”“应该说足够让你明白我的弱点。你现在不仅会耍阴谋诡计,还会耍无赖,那么,我就应该想到你会用我的亲人威胁我。好,我就陪你玩到底。”沈涵秋笑了,很明媚的笑容。“陪你玩到底,这种话不要说。飞鹰的女人,不可以说这么粗俗的话。”“桃林瓷妖沈涵秋不会甘心只做飞鹰的女人,也不是什么少夫人,她是鹰王子的王妃,不需要恪守狗屁都不是的礼仪!”沈涵秋挑衅的与飞鹰对视,气势丝毫不见弱。“好样的!这算是下挑战书了么?行,我的王妃。”飞鹰大笑着当先离去。两个月后。乾元帝国的帝都鹰王府,沈涵秋边幅不整,据桌大嚼。王府管家福伯小声提醒她应该沐浴更衣,准备进宫受封。“我穿了衣服,还换什么!”沈涵秋不以为意的说。福伯倒也忠心,直言:“您的衣服脏了。”穿了十天的衣服,能不脏吗?沈涵秋耸耸肩。她当然是故意的,十天不洗澡,不换衣服,就是为的今天进宫受封时出洋相。沈涵秋的一举一动,飞鹰都了如指掌。先行进宫与乃父议事的他,在富丽堂皇的大殿上看到叫化子一般的她,只略皱了皱眉,就再无表情。高高在上的乾元大帝玄皓天对沈涵秋边幅不整的样子视而不见,威严无比的颁下册封沈涵秋为鹰王子妃的旨意,就快步离去,让还待表现一番的她大失所望。四顾一番,除了太监就是宫女,要表演也没有观众,沈涵秋不满的问:“这个仪式是不是太简单了点?”“乾元帝国祟尚节俭。”“鬼才会信。”“信不信由你。反正现在你就是鹰王子妃了。现在你跟我去拜见王后与母妃。”飞鹰不由分说的拽起沈涵秋的手,领着她在迷宫一样的宫殿中绕行。对她一路上的大呼小叫置之不理。直到走进坤宁殿时,他才低声说:“王后这边,你收敛一点。”“切!我会怕那个老巫婆?”“我不想让她找到理由欺负我母妃。”“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妈斗不过那老巫婆,倒了霉怎么也不该算在我头上。”“菲利普他们还在玄风学院。没有自保之力,受人欺负,倒了霉也算不到我头上。”“你这个无赖!”沈涵秋悻悻然骂一声,放弃了在这华丽的宫殿内作怪的念头,跟着飞鹰入内参拜殿堂内的女人。“色老头,收罗了这么多女人,也不怕肾亏。”沈涵秋逐个拜见殿堂内有封号的后妃们,拜得头晕眼花,而且她体形臃肿,行礼更为吃力,所以是满腹怨言。飞鹰听到沈涵秋低声抱怨,干咳一声,再执礼甚恭的向王后请辞。不妨王后留膳,飞鹰推说跟父王有事相商,王后顺水推舟单留了沈涵秋,并让后宫嫔妃作陪。飞鹰的母妃德妃对沈涵秋不冷不热,还不如王后对沈涵秋的亲热。沈涵秋也理解她,没去招惹她。不想那位看戏不怕台高的王后笑道:“还真是民间女子率性自然啊。”别人还没说话,德妃就厌恶的说:“王后娘娘抬举她了。她哪里是率性自然,缺少教养是真。”冷冷一笑,沈涵秋说:“说起教养,涵秋倒是想起一个问题,不知道可不可以请教一下?”王后兴味盎然的问:“什么问题?”“这个问题,我想请德妃娘娘先回答。飞鹰说你们乾元帝国王室有一个传统,就是跟丈夫行那鱼水之欢后,要服用王室秘制的补药。我想,这是不是您教他的?”德妃羞怒交加,拍案而起:“你怎么敢问这种问题!”“貌似,这也是关乎教养的问题,涵秋缺少教养,所以想要弄明白。您不会是想说,您根本不知道有这回事吧?”“当然,有!”德妃为了维护儿子,硬着头皮承认了。王后不怀好意的说:“还有这回事?本宫可是头一回听说。”“飞鹰说了,受丈夫冷落的女人,是没资格喝那种珍贵补药的。”沈涵秋又岂会让王后独乐,一句话让王后又羞又窘,想要发作,还拉不下脸来。心情很好的回到鹰王府,沈涵秋也不理那黑着脸的飞鹰,自顾自的问福伯:“本王妃饿了,快点弄点吃的来。”飞鹰挥退福伯,沉声说:“沈涵秋,我们需要谈一谈。”“如果是威胁恫吓的话,就免了。告诉你,沈涵秋不吃这一套。你做初一,我就会做十五。霍希期家族的领地没有弱水渊为屏障,你乾元帝国王城同样没有。”“假如乾元帝国王城会流血,你的希雅姐姐肯定是个倒霉蛋。”“是你抓了希雅姐姐!”沈涵秋尖叫着跳起来,揪住飞鹰的领口。捉住沈涵秋的手,飞鹰矜持的笑道:“身为鹰王府的王妃,你不应该这么粗鲁。”“该死的,告诉我希雅姐姐在哪里!”“我可以带你去见她,但前提是,你不能在外面丢我的脸。”“她在外面?”沈涵秋敏锐的捕捉到飞鹰话中的重要信息,从狂怒中平熄下来,开始担心起希雅姐姐的处境。入夜时分,乾元帝国的帝都一派歌舞升平的繁华景象。以风liu之名冠天下的二王子玄烨的府上,乐声悠扬,宾朋满座。飞鹰领着沈涵秋到时,玄烨已有些微熏醉意了。他那酷似飞鹰的杏花眼中水波流转,双腮红似飞霞,加上这家伙又喜欢着彩衣,面对面站着,都差点让沈涵秋把他当成女人。“这是我弟妇么?有特点啊!”玄烨吃吃笑道。抿了抿嘴,飞鹰清了清嗓子:“二王兄,她的脾气不大好,别开玩笑了。”“听听,这是我们高傲的鹰王子嘴里说出的话么?”玄烨如果不是跟飞鹰兄弟俩感情特好,就是跟他有仇,而沈涵秋估计第二种的可能性更大。在没见到希雅姐姐之前,她不想节外生枝,所以一声没吭。瞟了这会子敢怒不敢言的沈涵秋一眼,飞鹰隐然一笑,再度对兄长说:“我带她来见你府上的一个人。”“不是你风liu潇洒的二王兄我?”“是你从群芳阁买回来的女人。”“我从群芳阁买了很多女人,你说的是哪个?”玄烨颇有炫耀意味,而这其中有多少是想借机让飞鹰和沈涵秋难堪,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没想到美丽善良的希雅姐姐,会沦落风尘。沈涵秋甚至都无心跟玄烨计较,她已经在堂上轻歌慢舞的女子中发现了希雅姐姐。“希雅姐姐!”沈涵秋扑过去,一把抱住浓妆艳抹的希雅姐姐。“不,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的希雅姐姐!我叫牡丹。”“姐姐,不要怕,有我在,没人可以伤害你的。是那个猪头王子逼你的,是不是?”沈涵秋抱住惊惶失色的希雅姐姐,扭头怒视着玄烨。“涵秋,不要在这里闹事。他是我二王兄。”“他就是你爷爷,今天也非死不可!”沈涵秋放开希雅姐姐,杀气腾腾的转过身子。玄烨的身边哗的一下涌过来好多侍卫,将他团团护住。“玄鹰,你什么意思?”“二王兄,这个牡丹,是裕隆王朝双头狮子家族现任家主的女儿,真名叫希雅。跟我的王妃是堂兄妹。可能,你需要就此事给她个交待。”“我是拿亮晶晶的紫金币把她买回来的,需要什么交待!”“理论上是这样。可是,二王兄你看,我的王妃脾气不太好,万一她冲动之下,做点什么事情,伤了我们兄弟之间的和气就不好了。”“你在威胁我?”“也不算吧,我只是提醒二王兄,毕竟我的王妃她堂姐给你生有一女。好了,现在我们先行离开,至于这件事要怎么解决,我们另找时间商量。”飞鹰彬彬有礼的说完,拖着不肯善罢甘休的沈涵秋走了,让沈涵秋抓住不放的希雅也被一并带走。回到鹰王府,沈涵秋已经完全冷静下来,因为希雅除了哭什么也不肯说,她便问询于飞鹰。如她所料,飞鹰对希雅的经历知之甚至详。希雅当年逃出家门,初计划是去双头狮子军团驻地找大哥菲利普的,后因追兵追得紧,又改变主意,逃离了国境,到了乾元帝国的属国芬月公国,被人贩子诱骗,给卖到乾元帝国境内的妓院群芳阁,让玄烨这风liu王子看到后为她赎身,从此成了王府里的一名舞娘。同年,希雅生下一女,被无所出的王妃抱养,她则依旧为舞娘。“姐姐,我去把孩子抢出来。”“不要!涵秋,求你,让我回去。”希雅终于开了口,却是拦阻沈涵秋的。“把孩子抢回来,咱们就回去。”“我要回王府。涵秋,不要告诉我爸爸他们我还活着,让他们以为我死了吧。”“大伯不会怪你的。而且,现在大伯是家主了,你跟伯特家族那个废物的婚事也取消了。”“涵秋,你不会明白的。让我回王府,我只要能感觉跟自己的孩子生活在同一所宅子里,哪怕看不到她,哪怕她根本不会知道我是她母亲,我也会觉得幸福无比。”“我把她抢过来,让她知道你是她母亲,让她跟你一起生活,不是更好么?”“你不明白一个做母亲的心。孩子跟我相认,是毁了她呀!”希雅悲悲切切的哭起来。沈涵秋默然。旁观的飞鹰这时说:“我有个主意,要是涵秋愿意的话,希雅可以堂堂正正的跟她的女儿一起生活,对她女儿不会有任何伤害。”在群芳阁的时候,希雅就认得飞鹰王子。知道他手握兵权,势力非二王子可比,闻言心头顿时升起无限希望。沈涵秋看得出飞鹰要玩欲擒故纵的把戏,问:“什么条件?”“母妃今天很生气,逼我娶璎珞。”“重点。”心口一痛,沈涵秋佯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看你能做出什么样的牺牲。璎珞进鹰王府的待遇,跟希雅进二王兄王府里的待遇相同。”“真的?”看到希雅姐姐眼前一亮,继尔又哀怜自伤的垂下头,沈涵秋不等飞鹰回答,便道:“那让你的璎珞公主做鹰王妃吧。”没想到沈涵秋肯做出这样的牺牲,希雅感动得涕泪俱下,而飞鹰则是一幅踩到臭****的表情,恶声恶气的说:“鹰王妃的身份,就这么让你不屑一顾么?”“不是,鹰王子,涵秋不是这个意思的。”希雅心地善良,哪里肯让妹妹为自己做出如此大的牺牲。“姐姐,没关系,就算不做鹰王妃,谅那个璎珞也没那个胆子敢欺负你妹妹我。倒是你,没有王妃的身份,天知道会不会在那个鬼地方被欺负得连骨头渣子也剩不下。”拍拍堂姐,沈涵秋无视飞鹰的怒火,以谈生意的口吻说:“你跟我都清楚,我对于你还有些利用价值。我用鹰王妃的虚名,换点实利,对我们之间的关系利大于弊。”“休想!你以为鹰王妃是什么?你想要就要,想丢就丢!平妻,璎珞跟你的身份地位相同,希雅跟二王妃的身份地位相同。不答应,拉倒!”“真是奇怪!”沈涵秋也火了:“是你们母子都念念不忘那个艳名远播的璎珞公主,我这是成人之美,你发的哪门子邪火!”沈涵秋发火,飞鹰倒消了气:“我可以理解为你在吃醋么?”“吃你个大头鬼!飞鹰,我很认真的。”“知道你是认真的,对兄弟,对亲人,都是可以掏心掏肝的。”飞鹰脸色古怪的笑了笑,目色转为深沉:“所以,他们为你什么事都干得出来。”无心理会飞鹰的话里究竟有什么玄机,沈涵秋兀自嚷道:“希雅姐姐这么善良,就算是身份地位相同,也会让那个夺她孩子的狠毒女人欺负死的!”“有你这么凶的妹妹,她敢欺负希雅,不是找死么?”飞鹰嘲弄道。见飞鹰主意已定,再争无益,沈涵秋便依了他。两顶花轿飞别进了英名远播的鹰王子和风liu之名远扬的二王子的府邸。排场都是一样的大,一样的铺张。在玄风学院的菲利普三兄弟被接来,跟沈涵秋一起随着希雅的花轿进了二王子府。听说心爱的妹妹这些年受的委屈,菲利普就恨不得拔剑杀了玄烨。梅勒夫和伊尔瑟也有着同样的愤慨。这兄弟三人不像送亲,倒像是寻仇的。看着满堂喜色,想到自家丈夫今天也在做新郎,沈涵秋心情更差,再见到二王子阴沉的脸,便斥:“你什么态度!”二王子本就憋着一肚子的火气,闻声怒道:“你还想怎样!”秃鹫这时挤过来,挡在两人之间,笑嘻嘻的说:“涵秋妹妹,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有句俗话,夫妻吵架是床头吵来床尾和。二王子跟新王妃的事,你管得太宽了点。”“食尸鸟,我现在没心情,别跟我贫嘴。”“我说,要闹,你也是闹飞鹰的喜堂,在你姐姐这边闹,算怎么回事嘛!”秃鹫此言一出,沈涵秋还真的不好再发脾气,自个儿在酒席间找了个空位子,对着满桌酒菜发泄起心中的怨气。不知秃鹫跟玄烨说了些什么,玄烨的气色由阴转晴,真真正正有了个做新郎的觉悟,满面喜色,对三位新大舅子态度也来了个大逆转,极是热忱。玄烨来沈涵秋这边桌上来敬酒时,秃鹫正邀请沈涵秋为他母亲庆寿。“不去。凡是跟飞鹰沾一点儿关系的女人,都跟我不对盘,我才不去自讨没趣。”“不至于吧?涵秋妹妹,我妈是飞鹰的姑母。”“连他妈都讨厌我呢!别罗嗦了,顶多我给你妈弄点小玩意儿当寿礼,你帮我送得了。”“也好,又省了好些吃的,还能得到桃林瓷妖亲手制作的礼品。”“你这只贪得无厌的食尸鸟,怎么没死在海上。”沈涵秋一肚子的郁气让秃鹫弄得全没了,待玄烨来敬酒时,也没故意给他难堪。不愿意回鹰王府,沈涵秋赖在二王子玄烨的府上,跟三位堂兄秉烛夜谈。清晨,希雅容光焕发的带着女儿玄雨过来。为姐姐开心之余,沈涵秋想到自己至今无缘得见的儿子,黯然神伤。飞鹰大清早就过府来接沈涵秋,她正倚栏痴然看着跟舅舅们在院子里嬉闹的小玄雨。有过一丝不忍,旋及,他又浮现出讥诮的神色:“看样子,我的王妃有点乐不思家了。”“我不想跟你吵架。飞鹰,说吧,你来干什么?”“当然是接你回家。”“鹰王府没有桃树,我住不惯。我要去住桃林香苑。”就算是自欺欺人,也好过亲眼看到那个同样顶着鹰王妃名份的女人,沈涵秋只想远远的逃开。露出残忍而得意的淡笑,飞鹰故作讶然:“在王府内种桃树还不简单,明天,我就可以让王府内开满桃花。你没必要跑那么远。”“飞鹰,不要挑战我的耐性!”恶狠狠的剜了飞鹰一眼,沈涵秋冲到院子里,抱起小玄雨,说是要为她炼制一些小玩具。瓷猫瓷狗狗,瓷娃娃瓷杯子,沈涵秋为小玄雨烧制了上

衡水的牛皮癣医院
河北治疗白癜风的专科医院
中山治疗癫痫好的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