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故事

天变腾蛇 二百三十章 白玉飞龙 下

时间:2019-10-13 07:36:44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天变腾蛇 二百三十章 白玉飞龙 下

“想跑?xiǎo玉!~”天罡暴喝出声,眼中射出两道寒芒。

“了解!~”白玉飞龙口吐人言,龙口大张,仿佛吞云吐雾,从天地各处一道道白光汇聚而来,融入它的口中。

在其口中化为一个xiǎo型太阳,灿灿生辉、照耀整片天地,带起漫天飞沙走石电射而出,朝暴退中的血狼王席卷而去。

“混蛋!~欺人太甚!~”三番两次被打的毫无脾气,血狼王那大眼中像是要喷出火来,见避无可避整个人凌空旋转一周,手中狼牙棒带起一阵破空声对着那xiǎo型太阳砸去。

“轰隆——”

强强相撞,鲜红与银白双色光芒席卷天地,两种截然不同的能量在空中化为万千丝绸,相互侵袭着。

带起一连串低沉的爆鸣声,攻击核心地带,天地颤抖、空间扭曲、暗流涌动,就连空气都被剔除出去,形成了短暂的真空地带。

“嘿。”就在这时,天罡突兀的暴跃而起,手中灵力战斧撕裂虚空,仿佛周围的一切都被战斧吞噬进去。不带起一丝声响,斩落向白与红双色光球交替的中心diǎn。

如同切豆腐般,灵力战斧毫无阻碍便是将那双色光球一分为二。

“给我下地狱吧!~”但也就在战斧落下的一瞬间,一抹红光从那双色光球中射出,没等天罡反应过来,便轰击在其右胸口上,将其右半边衣服焚烧殆尽。

一个血色掌印就那般烙在其右胸口处,令得暴君面色更加狞恶几分。

“倒有几分本事嘛!~”天罡嘴角处浮现一丝残酷的笑容来,鲜血宛如不要钱的自来水般从其口中喷洒而出。令得天佑与琉璃一阵焦急,但下一刻众人却是长大了嘴巴……

本来他们还以为天罡被血狼王偷袭成功,落入下风。但眼下看来,那是天罡落入下风?

天罡的情况看似凄惨,但与血狼王一比,不知要好上千百倍。血狼王持狼牙棒的右手整条被灵力战斧绞成了齑粉,就连那高等灵器狼牙棒也被轰的支离破碎。

鲜红色的液体流淌而出,血染大地。每一步跨出,身体都要随之晃动一下。面色苍白,显然是受了极大的创伤。

“血狼!~”三角王看到血狼王这样子,也是吓得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连忙一个前冲来到其身前。

血狼王的修为与它相仿,但防御方面却比它弱上不少。

暴君虽然只有六十三级的修为,但结合六十五级的白玉飞龙瞬间爆发出的威力却能堪比七十五级魂王强一击了,根本不是其可以挡下的。

“我们撤!~”血狼王怨毒的看了天罡一眼,掏出一枚丹药塞入口中,连续在右肩上diǎn了数下,止住了鲜血。

“想跑?你们跑的掉么?”天罡冷笑出声,手中战斧随意挥舞间,狂风大作,带起呼呼之声。

宛如不可一世的战神,那样子要多神骏有多神骏。

“暴君,不得不承认你确实很厉害。但你休想将我们留下,脱离古墓之后我会将你的行踪上报给四大神兽家族!~你必将命丧于兽域,万劫不复!~”

血狼王平日里是何等高傲?

此刻却被六十三级的天罡一斧废了右臂,虽説达到王级,只要灵魂不灭即可**重铸,但这对于它依旧是奇耻大辱。

“哼,那就更不能放你们走了。”天罡懒得于对方多费唇舌,手持战斧,脚踩白玉飞龙

,电闪雷鸣间、所过之处大地颤抖,转眼间便来到了两大兽王身前。灵力战斧高举于头dǐng处,灿银色的灵力奔涌而出,那架势似要开天辟地。

“血契——幽影秘笈!~”血狼王也不惊惧。双眸突兀的亮起,宛如浩瀚星空中的两颗明珠,那洒落一地的鲜血似乎受到某种上古秘术的牵引,冲天而起,将血狼王与三角王包裹其中。

灵力战斧轰击在那血团之上,竟是被震飞出去,就连天罡与白玉飞龙都踉跄向后倒退出数十米,刚想再次追击。

却发现那团血球的速度比全胜状态下的白玉飞龙还要快上一倍有余。

血光闪烁间来到了那些兽人与妖兽之中,一只血色大手伸出,将还在惊愕中的血一把抓住,旋即也不理会其他兽人与妖兽的生死,仿佛践踏在天际之上,转眼间冲入五色迷雾之中,消失不见。

“妈的,这家伙打了鸡血不成!?速度怎么这么快?”天罡见被对方跑掉,手中战斧猛地砸在地面上,力量之大直接在地面上留下一条数十米深的沟壑,大地从他脚下一分为二,蔓延开来。

“那是血契,嗜血魔狼一族的有一定几率领悟。在那种状态下速度提升三倍,就算八十级魂王都很难追上此刻的血狼王。但它付出的代价也极为沉重,使用一次修为下降一级。是保命绝学……”白玉飞龙见天罡那恼火的样子,无奈开口,解释道。

天罡这才恍然,要是血狼王毫无代价的从其眼皮下逃跑,那他就真不用混了。

一级看似影响不大,但到了王级,像水王——水佘、墨王——墨轩等,困在王级数十年难进一步,一级的代价之惨重比废了血狼王的四肢还要令其抓狂。

毕竟到了王级只要不死就算四肢被毁,消耗一定的魂力照样能重生。

想到这里,天罡也不再纠结,从白玉飞龙身上跃下,魂力鼓动间宛如一尊战佛,信步走向那些被血狼王与三角王抛弃的兽兵。

见天罡走来,这群平日里以杀戮著称的兽人、妖兽竟瑟瑟发抖起来。在白玉飞龙的龙威与天罡强大的实力下连逃跑的勇气都没有。

开玩笑?

它们可没血狼王那种血契,就连血狼王都被一斧打残,逃之夭夭。它们难不成还想战胜对方不成?

在它们眼中兽王便是高高在上,无可匹敌的存在。

而如今它们伟大的血狼王与三角王却被眼前这个男子击败,它们那还有抵挡的心思?

“师兄,算了吧。”看着那瑟瑟发抖,眼中满是惊恐与无助的兽兵,天佑不知为何心中不可遏制的心生一丝同情。

“额?”天罡惊愕看向天佑,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师弟会为兽兵求情,在其看来兽族乃是人类的敌人,不共戴天的仇敌。

要么是自己被杀,要么是自己将对方斩杀。而此刻天佑却是为敌人求情?

“它们对我们构不成威胁,不必赶尽杀绝。”

天佑看了眼还在发抖中的兽兵,心中怜悯之心更胜几分。

此刻的兽兵就和那些平民老百姓一般,对生是那般的渴望……

这一刻,天佑想到了、瘦子看着夜间那一抹明月时心中的忧伤与感慨,想到了他们所向往的和平。

他们是商人,同样的他们也代表了平民百姓。

他们并不需要人类多么强大,并不会为屠戮其他种族而自豪或开心。他们只想有一个自己的家,只想能安享晚年,不被战乱所侵袭。

这一刻,他想到了自己的母亲,自己的母亲不也是妖兽?自己的母亲能和父亲相敬如宾,人类为何就不能与妖兽和谐相处呢?

想到了自己面对月琦时所説的那句话——

“我只能答应你,我会尽量做到你所説的一切,因为我也流淌着兽族的血液!我也不希望看到人类与妖兽的厮杀。”

“我,萧天佑对邪神起誓,只要我能做到,我将不惜一切代价去化解兽族与人类之间的仇恨。哪怕为此付出性命也在所不惜,如违此誓魂飞魄散!~”

“……”

过往的种种再一次浮现在天佑的脑海之中,看着此刻的天佑天罡深吸口气,收回了手中战斧,扫视了那数十名兽兵一眼,低喝道:“滚。”

那些兽兵呆滞的看了看天罡又看了看天佑,它们前一刻早已认定了死亡的来临。从未想过自己能活着离开,人类与妖兽的相遇,从来都是鱼死破的。

但刚刚天佑却为它们求情了,这让它们有些发蒙。

过了片刻,那些兽兵竟是向天佑微微躬身,旋即掉头跑去。如果此刻有人能看到这些兽人与妖兽的目光,便会发现它们的目光中多了一丝别样的情绪,不再像以往人类所认知的那般凶残与毫无人性。

“哎~师弟,你太善良了。”见兽兵离去,天罡无奈的摇了摇头,收回之前的冷冽。

对于天佑让他放过那些兽兵天罡虽然有些不喜,但在他眼中那些兽兵犹如蝼蚁,因此也没有太过放在心上。

“善良?这东西似乎和我不搭边!~我只是不想做无谓的杀戮,师兄你觉得你再厉害难道能将整个兽族覆灭么?如果能,我不建议。但如果不能,又何必多做杀戮呢?这样只会让人类与兽族的仇怨加深几分罢了。”天佑笑了笑。

“人类,你叫什么名字?”白玉飞龙的声音响起。

天佑先是一愣,旋即对白玉飞龙友好一笑,“萧天佑。”

“本龙……额,我叫美玉,很高兴认识你。同样的我也赞成你所説的,我也是兽族的一员,天罡难道你有一天也要将我也杀了不成?”

白玉飞龙那巨大的龙头向天佑友好的diǎn了diǎn头,旋即转而看向天罡,继续道:“你师弟説的没错,人类不一定全是好人。而兽族也不全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我们的敌人是四大神兽家族,是那些助纣为虐的兽王、兽皇而不是普通的妖兽与兽兵。

天罡其实从你找到我时,我本就打算成为你的伙伴,但你骨子里的杀戮却令我所恐惧。如果你无法遏制这种杀气,纵然你实力再强,终有一天会被杀戮所控制,到时你也不再是你……”

听到白玉飞龙那蕴含深意的话语,天罡深吸口气,“呼~xiǎo玉你到底是谁的契约伙伴呀?老子还次看到有契约妖兽各种和人类伙伴作对的……”虽然是在抱怨,但他的话语间也随和了几分。

显然是认同了天佑与白玉飞龙所説。

“你是谁的老子?”白玉飞龙那双龙眸瞪了天罡一眼。

“额……算了,那血狼王它们深入迷雾之中,我们是不可能在将其揪出来了。走吧,我感觉这古墓快到头了。”见白玉飞龙又要耍泼,天罡只能善善的闭嘴,旋即拍了拍天佑的肩膀,“师弟,我答应你。以后凡是对我构不成威胁的兽兵我不会赶尽杀绝。”

天佑笑着diǎn了diǎn头。当即,一行人过乘坐着白玉飞龙向古墓深处飞去。

至于遁入迷雾深处的两大兽王,他们也没办法,这迷雾占地面积太大了。没入后血狼王与三角王只要隐匿气息,就算皇级强者都不可能将其揪出来。

……

天佑等人离去不久之后,一行三人从迷雾中走了出来。

这三人并非血狼王它们,为首之人乃是一名身穿五彩纱衣,身材婀娜多姿,头带半月形面具,遮盖住了其容貌。一头金色长发宛如瀑布般垂落到那微微翘起的臀部的少女。

这少女显然就是月琦·帝威的表妹,月夜·帝威。

而在少女两侧之人天佑也认识,乃是月琦的两大手下,阿金与阿银。

“金王、银王,这人类xiǎo子挺不错的嘛?难道表姐对其念念不忘。”月夜眺望了眼天佑等人离去之路,道。

“月夜公主,那xiǎo家伙叫萧天佑。乃是影帝与魔主的弟子,天性善良。据月琦公主所説,他身上也流淌着妖兽的血脉。”阿金微微躬身,道。

“哦?难怪我感觉有些熟悉,是什么妖兽的血脉?”月夜好奇的眨巴了下大眼睛,像极了一个人畜无害的xiǎo萝莉。

“不知道,月琦公主没説。”阿金道。

“额,好吧!~我越来越对其感到好奇了,等出去后我亲自去问表姐吧。银王,你亲自保护刚刚那些兽兵,确保其能安全离开古墓。然后找机会将其招入我们月之一族中,经过这一次后它们应该对人类的敌意会大减,我们正需要这样的心腹。”月夜略微思索了片刻,道。

“是!”阿银微微躬身,旋即身体略微一晃便消失在了这天际之间。

“金王,我们走!”月夜不再耽搁,向阿金説了句。

玉足diǎn地,飘然而起,转瞬间便来到了数百米开外,宛如登天梯般,信步朝天罡等人离去的方向走去。

每一步迈出,袅袅娜娜,却又仿佛蕴含天地至理。速度不快,但转瞬间便来到了数千米之外。

天佑不知的是,自己随手放过眼前这些在其看来毫无威胁的兽兵,未来却给他带来了莫大的机缘……

重庆检查妇科去什么医院
哈尔滨哪家医院作阳痿好
南充输卵管堵塞的治疗方法
汕头医院妇科哪个较专业
郑州十佳性病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