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健康

桂西与黔南矛盾重重的增长处方

时间:2019-05-22 01:16:36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桂西与黔南:矛盾重重的增长处方

赶在6月酷暑前,从南宁出发,走过桂黔7个地方,包括百色、河池、都匀、凯里,以及平果、宜州、和雷山县的西江镇。

半个月时间,在与地方市长、村长、拆迁户,“矿二代”以及甜品店老板等人的交谈中,在山间大巴的颠簸中,无不感受到对发展的迫切。

工业基础差,交通闭塞,土地稀缺,生态脆弱,均是这些老少边穷地区在新一轮城镇化和工业化中遭遇的瓶颈。

发展的压力

在离凯里不远的西江镇,住宿时见到几位年龄很小的服务员。在桂西、黔南、黔东南,因为贫穷和封闭,农村辍学率远高于中东部地区。

经济条件较好的城市,如百色的平果县,广西河池下属的南丹,均因矿而兴。但有色金属价格下行的背景下,近几年也步履维艰,安全事故和环境压力正在倒逼地方改变高能耗高污染的粗放型生产方式。

但转型的艰难不言而喻,以河池市为例,2012年,河池市财政收入为44.56亿,较上年下降18.67%,税收收入完成14.47亿,较2012年下降8.17%。

桂黔多位地方官员告诉,中央很多政策,都需要地方政府配套资金,比如营养午餐、校车等,这里工业发展不起来,没有税收,财政压力极大。

新一轮城镇化、工业化被西南官员们认为是经济突围的新动力。其中,大手笔建工业园,招商建立产业支撑,建成配套设施完善、产城融合的新城,是西南多地地方执政者描绘的蓝图。

但首先要解决的是土地和交通的问题。在河池、都匀等地,向山要地已是常态。这里七分山一分水一分田一分地,城区难找出一块完整的平地。

同时,西南地质条件复杂,修路成本高。据都匀官员介绍,市区通往工业园的城际造价每公里超过1亿,在河池,目前只有一条路过的高速。

黔东南一位官员透露,城区大规模基建以及工业园建设,地方政府债务已经不堪重负。

是招商。探访过四个小城的工业园,发现承接中东部及沿海地区产业转移更多是一句口号。以河池的工业园为例,除因“柳来河一体化”的政策,吸引了隔壁柳州的一家水泥厂外,未招入一家外来企业。

正在实施工业强省的贵州,各地市县工业园“竞比排位”,工业园建设和招商情况都具体指标化,作为政绩考核重要内容。各类标着高新技术产业的工业园,除了与中东部地区竞争,还要和周边县市工业园比拼,招商压力颇大。

生态博弈

桂黔一些区域均位于珠江、长江上游,是中东部地区重要的生态屏障,在工业化城镇化提速的大背景下,其生态状况,足以触动国人敏感神经。去年的河池龙江,今年的贺江,就是例证。

采访过程中,有专家提到,西南不适合大规模发展工业,那将对生态环境产生污染和破坏。但也有不少官员和学者反驳,没有工业,就没有发展,更吸引不来人才,老少边穷地区将陷入恶性循环。

对于生态影响,地方官员回答几乎一致,没有工业,怎么发展?一位县级市市委常委反问,有人说西南不适合搞工业,我们不搞,保护生态可以,但珠三角应该拿一部分生态补偿给我们,不然怎么实现同步小康?

贵州一位专家说,造物主是公平的,有了秀丽山水,就没有便捷交通,有了平整田地鱼米水乡,就少了矿产资源沉淀。除了交通闭塞,山地多外,这里山水秀丽,但这里不可多得的旅游资源未被真正发掘。

“很多外地朋友听说都匀是旅游城市,但来了之后,不知道该去看什么。”都匀的一位官员说。

桂黔的部分官员在与交流时,也提到山水是的资源,生态旅游和特色农业虽在短期内是高投入,对GDP增速促进不明显,但却是能让老百姓受益,促进可持续发展。

“目前旅游开发不足,除了重视不够,资金、人才以及旅游营销思路都有待改善。”一位官员表示。

曾荫权率港企业家考察防城港
《守望先锋》饭制真人剧 讲述天使感人至深的故事
站在大数据的“风口”上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